取消学历学位认证收费契合社会期待

  日前,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通知,决定自2018年7月1日起,全面取消国内高等教育学历学位认证服务收费。取消收费后,已在高校学生学籍学历信息管理系统和学位信息管理系统相关数据库中注册的学历学位原则上实行网上查询和电子认证。

  当下正逢毕业季,这份决定可谓深深击中毕业生群体的“痛点”。近年来,学历学位认证一直备受舆论诟病,集中在学历学位认证费用高以及认证时间长这两个方面。按照国家发改委核定的收费标准,国内高等教育学历证书认证每次收费95元。按照教育部官网公布的学位认证收费标准,学位认证收费远远高于学历认证。而一般情况下,学历学位认证评估过程需要15~20个工作日。对于需要认证的人员特别是刚迈出大学校门的求职者而言,当前的学历学位认证机制无论是在时间还是财力方面均构成了困扰。

  应当看到,学历学位认证的产生,有其现实根源,与曾经一段时间较为严重的学历学位乱象相关。该工作的开展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净化了求职环境以及维护了高等教育办学秩序。不过,学历学位认证有存在的必要,不等同于其服务不需要改进和提升,尤其是其与广大公众的利益紧密相关。如果说之前受限于技术原因,只能采取“收费+纸质”认证方式,那么在“互联网+”技术逐步成熟、“互联网+政务服务”如火如荼的当下,学历学位实行网上查询和电子认证在技术方面,已不存在掣肘。可以说,学历学位认证的相关服务已经滞后于时代发展和公众需求。

  需要注意的是,学历学位认证服务的免费绝不能以降低服务质量为代价。费用取消了,服务质量应当做得更好,以回应社会和公众对学历学位认证的新要求和新期待。目前,2002年以后的学历证书,由于已经完成电子注册,均可在网上进行认证,但2002年之前的学历证书仍需继续申请办理书面认证。于部分公众而言,虽然不需要再支付认证费用,但仍不能避免耗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依此,继续推进存量证书的电子化转化工作乃至大力推广电子查询认证服务,进一步简化认证服务流程,也是对相关部门这次改革的意志和决心的反映。

  “让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腿”本身就是“放管服”改革的应有之义。由此而言,学历学位认证一直沿袭“收费+纸质”认证方式,本身已经不符合“放管服”改革精神和要求,也背离公众期待。理应看到,这次“国内高等教育学历学位认证服务收费全面取消”的决定,置于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的社会背景下,释放“坚决推进改革,降低公众办事成本”的更大决心和魄力。取消的是费用,转变的是服务理念,这种做法和理念值得举一反三推广到更多领域。能用电子证明解决“证明”问题的,就不必再特意出具纸质证明,这是推进学历学位认证服务便民化的一种延伸,回应着公众“办事少跑腿”的期望,也将“放管服”改革进一步引向深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