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军事理论现代化新内涵

  ●创新机制现代化的着力点应紧盯成果,在成果的科学评价上下功夫,并制定相应的激励机制。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军事理论是军队建设的先导,建设世界一流军队需要军事理论现代化的强有力支撑。只有认清并把握好军事理论现代化的内涵,才能探寻切实可行的发展路径,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

  军事理论科学化,是军事理论现代化的灵魂。当前,军事理论“亚科学”现象还比较突出,主要表现在:理论落后于实践,知识构建缺乏数据和实证支撑;理论体系结构不完备,覆盖面不全,各层级相互衔接不畅等。军事理论科学化,是其现代化必须直面的命题。

  厘清军事科学与军事学术的界限。曾要求,“把战争或作战的一切重要的问题,都提到较高的原则性上去解决。”军事科学研究的主要任务即是研究较高的原则问题,是关于战争性质、战争规律、武装力量和国家的战争准备以及进行战争方面的综合性战争体系。军事学术研究的则是战争特点规律的运用艺术,是准备和实施在具体时空环境下军事行动的理论和实践,包含战略、战役和战术层次,强调理论与实践、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科学是科学,艺术归艺术。关键是要厘清军事科学与军事学术的界限,在研究时将科学与艺术区分开来,实际运用时将它们结合在一起。因而,在军事科学方面应强调科学性,用科学的构建方法形成知识体系,在军事学术方面强调艺术性,用工程化的方法推进,保证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调整优化军事理论学科结构。学科现代化,是军事理论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军事理论包括指导、基础、史学与应用理论。其中,军事基础理论是研究军事活动本质、结构、特征、规律及方法论等的科学,特别应重视以信息化战争为研究对象,为强军实践提供“知识供给侧”,提供认识论和方法论的指导。“军事历史的价值就在于,当对其进行客观的、科学的分析之后,便会帮助我们根据历史经验的趋势或规律,把握未来。”史学理论应在揭示战争的本质与规律上下功夫。应用理论,关注的是运用其他理论的原理、观点与方法分析解决信息化军队建设与运用中的问题,形成一整套相关命题。上述理论结构优化、分工明确、功能完备、协调发展,方能保证军事理论整体健康可持续发展。

  基于实践推动作战理论科学发展。理论研究的全部意义在于运用。作战理论是军事理论的“皇冠”,是军事学术最活跃的部分,具有理论和实践双重属性。当前,急迫的任务是基于联合、跨域、机动等特点提出具有我军特色的作战理论,在此基础上,各军种再提出相应作战理论,从源头上保证各军种理论相互协调。同时,作战理论具有鲜明的实践性,必须与军队组织形态、军事人员、武器装备与训练方法整合在一起,作为一个体系在实践中加以检验评估、发展完善。这样,当作战理论成熟时,武器装备、组织结构、训练等也会同时完善,以缩短理论创新周期,提高理论的科学性。

  生物学家巴甫洛夫说过:“当方法还未成为科学体系的内部支柱时,就不会有科学体系自身。”“初期研究的障碍,乃在于缺乏研究法。无怪乎人们常说,科学是随着研究法所获得的成就而前进的。”方法手段现代化,是军事理论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提高理论创新速度,保证理论创新科学化,关键在于方法手段的现代化。

  从总结归纳到设计创意。现在,一些军事理论研究方法较为单一,停留在查资料、苦思冥想总结归纳的层面,缺乏作战试验、数据论证等方法的运用。信息时代,军事理论创新从研究室走向设计室,正在经历着从“已知推导”向“概念设计”转变。军事理论创新模式迫切需要更新,应加快从总结归纳走向设计创意。其中的关键是,以党的创新理论为指导,面向战场和作战应用,借助先进的网络基础设施、高性能计算机和服务器及其他各种技术支持,推进作战理论设计,推动军事理论创新。

  培养和确立复杂性思维。变化与复杂是当今时代的主要特征,许多信息化战争理论创新的成果来自于复杂性思维。可在全球视野中掌握复杂系统理论的基本原理,在信息化战争理论中寻找复杂性思维的方式,在军事理论创新中培育复杂性思维的能力。同时,应掌握知识的科学构建方法。军事理论创新,是关于军事知识与观点的重新构建。知识构建,一方面,需要从历史案例与实践经验中加以总结归纳,打牢实践基础;另一方面,需要从理性假设出发,用逻辑实证方法推演出一整套关于特定对象的理论、命题。同时,还应从作战构想与假说中发展完善理论。

  充分利用先进技术手段。没有方法手段的现代化,就没有真正的理论现代化。在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的进程中,应注重引入先进的技术手段来提高理论创新的速度与效益。如,运用互联网众筹集智,开展“头脑风暴”,寻找理论创意及相关作战概念,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寻找信息化战争影响因素的关联性,探索特点与规律。此外,还可以借鉴外军军事理论创新的一些先进工具,如作战净评估方法、战略管理系统等,提高研发工具的现代化水平,拓展理论创新空间。

  军事理论创新是一个艰辛的探索过程,如果没有机制现代化作保证,创新进程将难以持续推进。目前,军事理论创新还存在着作业方式较为落后、创新链条不闭合、管理机制不完善等问题,迫切需要通过创新机制现代化来加以解决。

  加强军事理论创新统筹。目前,我军军事理论创新机构还较为分散,方式较为落后,创新的整体协同性不够,没有形成合力,理论创新成果碎片化、部分重复,缺乏系统总结与推广转化。可以借鉴美、俄军的成功经验,构建基于科学学术范式和学术规则的理论创新“综合体”,将各种科研机构力量甚至地方力量加以整合,增强创新的整体性、协同性,提高创新质量与效益。

  完善军事理论创新链条。军事理论创新链条,可以保证理论创新遵循规律,提升理论研究的速度、精度和深度。一是提出构想。从国情军情出发,从核心矛盾与突破方向入手,提出未来作战构想,描述未来作战如何进行,为军事理论赋予原点与初值。二是研究开发。采用“头脑风暴”等方式,经过反复、广泛的讨论和辩论,形成并细化作战概念后,通过判断推理形成关于未来作战的认识,并逐渐发展完善成理论体系。

  健全军事理论创新管理机制。创新机制现代化的着力点应紧盯成果,在成果的科学评价上下功夫,并制定相应的激励机制。主要有:统筹协调机制,对理论创新工作实施有效的协调和监督,使各研究机构之间、各研究方向之间的军事理论创新能够协同推进。项目立项机制,一方面,统一制定理论创新需求,并通过立项,按照研究特色对口授权相关机构进行研究;另一方面,对自主立项应在同行评议的基础上提出军事理论创新标准和要求,确保军事理论创新项目的落实。科研管理机制,应以创新成果为重心,确立“不见成果不颁奖”的理念,加强过程管控和质量监管等,以管理机制创新激发军事理论创新动力。(黄建明、朱小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