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童案反映出中国古代军事文化的一个特点一段不堪的历史

  大家好,我是夏国祥,今天我从军事史的角度来解读一下上海杀童案。先说下简单的结论:即一种推崇权谋、不喜欢正面对抗的文化背景下,不仅很难产生完全正面抗争的英雄人物,所产生的反社会人物也往往具有这样的特点。

  现在有关杀童案的最简单说法就是:黄一川,二十九岁,大学毕业生,读书期间据说还是学霸,六月份到上海找工作。由于一直没找到工作,产生反社会心理,就杀了几个小孩发泄怒气。

  有人会很气愤地说,你对社会不满意的话,那你跟那些跟你过不去的人复仇啊,你伤害这些小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汉呢?!

  确实,他算不上英雄好汉,但他也没想做英雄好汉,为什么呢?因为他所成长的文化根本不认同真正的英雄好汉,所以他不想做英雄好汉。

  我们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我们在说英雄好汉这个词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谁。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李逵。竟然是李逵,一个性格鲁莽,其实是有点傻乎乎的文学人物形象。我估计大家想到的人物形象也差不多,通常无非是岳飞、武松、文天祥等等有点不会来事、非常正直、最终成为悲剧的一些人物。

  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太推崇正面的英雄人物呢?我感觉这是受军事文化的影响。中国古代军事注重策略的倾向很严重,这是中国古代军事相对于欧洲古代军事的一个显著特点。像欧洲人,两支军队打仗,通常就是约一个地点,两支军队聚集过去,然后硬碰硬。中国人不同,中国人不喜欢堂堂正正之战,喜欢搞阴谋,搞偷袭,搞奇袭,用计谋使对方屈服,甚至不战而胜。

  原因是欧洲社会是一个相对均质的社会,不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发展水平差不多,所以反映在军事技术水平上也差不多,玩花招没啥用处。

  (格伦瓦尔德之战:条顿骑士团和波兰、立陶宛军队的战争,典型的欧洲式会战)

  而在东亚地区,在过去几千年间,北方游牧民族有大量的马匹,可以组织机动性很强的骑兵部队,但是缺乏铁器等金属,物质资源也不多,人口相对比较少。而相对较南靠东地方的这些以汉民族为主的农耕民族的的特点正好相反,缺乏足够的马匹,物质资源丰富,有很多的金属资源,人口很多,他们的以步兵为主的军队的机动速度很慢。这两种类型的军事集团的冲突是非常不对称的战争,如果游牧民族选择跟农民集团死磕,那他们就会死得很惨,他们就成了傻子,然后被打败。

  事实上游牧民族对付农民的通常做法是打了就跑,使农民军分散后,再利用机动性迅速杀个回马枪,把农民军挨个杀掉。像成吉思汗、努尔哈赤等北方征服帝国开创者的早期军队,无一不是擅长于运动战的高手。

  这种不提倡正战、强调计谋的军事思想,是中国古代军事的主导思想,因为在整个冷兵器时代,北方骑兵对于南方步兵的压制始终都在持续的保持着。

  这种不讲吃相、不要面子的战争打法,很可能影响到了社会文化的各个层面,或者也可以说就是一种反贵族文化。

  在社会文化层面,我们中国人当然敬佩英雄人物,但是内心里更服气的是那些不择手段获得成功的人。也就是说我们是一些现实主义者和功利主义者。我们的文化往往认为宋襄公、项羽这样的人是迂腐的,而更推崇刘邦那种别人杀他爹,他要跟着一起吃肉,司马懿那种死能忍的老乌龟的具有流氓气质、无赖气质的英雄,甚至韩信那种能忍胯下之辱、勾践那种能忍住给仇人吃屎的扭曲的英雄。在最能表现英雄品格的武侠电影中,我们对于古龙这样的诙谐风格的武打明星,要比对于正气凛然的西方化的李小龙的接受度更高。

  说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理解黄一川的反社会行为为什么会选择以弱小的儿童为对象。他在实施自己的计划时,肯定会考虑到报复的成本、报复成功的几率,而把行为的正当性放到最后一个考虑的因素。他不想做英雄好汉,他要做一个达成自己目标的成功者。

  今天就说这些。了解更多资讯,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夏国祥MEDI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